[李茏怡 范志毅]纠纷不断股价腰斩 山东信托涉诉额猛增超利润

时间:2019-08-07 星期三 作者:热点新闻 热度:99℃

类癌

山东信托原副总经理宋冲受贿、职务侵占一案历时两年终于尘埃落定。据近期审计署公告,宋冲被判处无期徒刑。

不过,围绕着山东信托的风波尚未平息。近一年来,山东信托被爆出至少两起项目纠纷,均被投资人状告至地方监管。新京报记者近日从山东银保监局确认,银保监局已对相关投诉事项进行核查,并将核查结果书面反馈至信访人,目前正在依法采取监管措施。

在宋冲被查的两年间,山东信托完成了赴港上市。但是,上市后第一个完整财年(2018年)公司信托资产规模和净利润均出现下滑,涉诉额大幅增加65%,超过同期净利润规模,公司股价亦从上市初的每股2.45港元跌到目前不足1港元。

针对上述问题,新京报记者致电致函山东信托进行采访,相关人士表示(采访)涉及部门较多,核实和回复需要时间。两天后,该人士告诉记者,根据上市公司规定,披露半年度业绩公告前三十天内,实行信息披露静默期制度。

原副总经理被判无期,追缴资金过亿

两年前的夏天,曾是山东十大杰出青年候选人的山东信托原副总经理宋冲因受贿罪被逮捕,引发业内关注。近期,审计署的一纸公告披露了这一案件的相关细节和审判结果。

据审计署公告,2012年至2017年,宋冲涉嫌利用职务之便,在信托融资方面为他人谋取不正当利益,并收受钱款。2017年,审计署将此问题线索移送最高人民检察院调查。

2018年12月,山东省济宁市中级人民法院对宋冲受贿、职务侵占案作出一审判决,对被告人宋冲以受贿罪、职务侵占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罚金900万元;宋冲非法所得及孳息1.02亿余元予以追缴,返还被害单位深圳某投资管理有限公司927万元,其余部分予以没收,上缴国库。

资料显示,宋冲出生于1978年,是信托业年轻高管的代表,曾担任山东鲁信投资控股集团公司深圳分公司总经理。2013年,35岁的宋冲担任山东信托总经理助理,2014年再升一级至副总经理。

2013年,宋冲被推为第20届山东十大杰出青年的候选人。推荐材料显示,“宋冲勤勉尽责、兢兢业业,带领华南区域总部实现了跨越式发展。2012年,宋冲团队实现年信托收入1.33亿元,部门人均盈利突破3300万元,达到信托业内一流水平。”

两起项目被曝纠纷,正被采取监管措施

宋冲一案尘埃落定,但山东信托风波未止。

记者获悉,山东信托近一年有两个项目爆出风险。一是2014年成立的贷款人为天富人防工程开发服务中心的房地产项目,信托到期后无法兑付。据《中国经营报》报道,投资人称,信托资金在成立当天,借款人以还款的名义把80%以上的信托资金给了山东信托,而不是按协议规定把资金用到项目上去,已向山东银保监局投诉。

此外,山东信托在鸿丽6号结构化证券投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管理过程中,存在未完全按照合同约定充分履行信息披露义务、未按月向收益人寄送信托单位净值书面材料、未向受益人提供保管报告等情况。

针对上述项目纠纷,山东信托沉默以对。山东银保监局对新京报记者表示,就有关投资人投诉的事项,已按照相关规定进行核查,并已在规定期限内将核查结果书面反馈信访人,目前正在依法采取监管措施。

一位信托业人士指出,信披问题可大可小,很多公司都有信披问题,但是不知道案子合同怎么约定的,如果披露违约就比较值得关注。

首家在港上市信托公司,上市一年半股价腰斩

在宋冲被查的两年间,山东信托完成赴港上市,曾打破一些质疑。按照一般时间表,山东信托最早可能在2017年3月就叩开港交所大门,而后公司IPO状态一度由“处理中”变为“失效”。宋冲被带走一事爆出前夕,山东信托又以第六大股东身份踩雷当年“退市第一股”新都退。

在外界很难表示乐观的情况下,2017年12月,山东信托成功“登陆”港交所(股票简称“山东国信”),成为首家在港上市的信托公司,打破信托行业长达23年的上市空窗期。

彼时,有信托公司高管谈及信托公司上市优势时表示,上市能够帮助信托公司提升公司治理水平,使得公司运作更透明规范,且有利于公司的再融资,令资本结构更加优化,还能为信托公司增信,提升其声誉。

不过,新京报记者从港交所了解到,山东信托上市至今,股价整体呈下行趋势。2017年12月8日上市首日,公司收盘股价为2.456港元/股,截至今年8月6日收盘,公司股价已跌至0.92港元/股,股价跌去62%。

上述信托业人士认为,山东信托的股价是投资者情绪的反映,港股市场本身也比较疲软。但是,山东信托股价下跌的幅度远超同期港股整体波动,说明一定程度上大家对该股票的未来预期不佳,信心不足,主要是考虑可预见未来的成长性和运行中的风险事件可能对公司后续运营的影响较为悲观。

去年信托资产规模缩水315亿元,净利下滑

说到成长性,公司业绩是一面镜子。记者翻阅山东信托近年财报发现,公司总资产、总经营收入、净利润等指标此前连续多年增长,但近三年却有些起伏不定。2016年公司总经营收入、净利润分别为13.27亿元、8.33亿元,同比分别下跌25.69%、22.58%。2017年业绩回升,上市后第一个完整财年2018年公司净利润再度掉头向下,下跌2.5%至8.72亿元。

2018年末,山东信托信托资产规模为2319.22亿元,较年初下降315亿元;营业收入同比微升2.8%,税前经营利润增长0.7%至11.26亿元。

山东信托2018年的信托业务及固有业务在总收入的占比分别为51.7%和48.3%,信托资产规模从2017年末的2634.08亿下降到2018年末的2319.22亿,主动管理型信托资产规模896.58亿,同比提高了9.1%,同时主动管理型收入为6.27亿,占全部信托业务收入中的手续费及佣金收入的70.4%,同比上升1%。

在通道业务的限制下,事务管理型业务的规模从2017年的185.45亿减少到142.26亿,事务管理型信托的收入为2.64亿,比2017年减少23.7%。同时,固有业务收入8.83亿,同比增长29.6%。

“利润的下降主要是由于山东信托的信托报酬减少造成的,税务的影响也是一个大的方面。”信托业人士分析称,2018年,山东信托所得税费用由2017年的2.25亿上升13.4%至2.55亿。

山东信托在2018年财报中表示,2019年将深耕主动管理类房地产信托业务,大力推动“股+债”主动管理项目落地,做大做强家族信托业务,培育新的利润增长点,并探索开展资产证券化业务。

涉诉额猛增逾一倍,总额超过利润规模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山东信托2018年末涉及诉讼请求金额总计超过29亿元,当年新增至少19亿元,且总额超过了利润规模。

上述业内人士表示,2019年金融行业涉及的风险事件较多,山东信托也不例外,预计会对后续年度的资产状况和利润产生较大影响。如果山东信托处置得当,这个金额对于公司正常持续运营影响不大。

该人士分析称,因为既有原告也有被告,而且审判不集中在同一年份,所以不能以29亿元涉诉额和一年净利润相比,“跨年诉讼很正常,解决起来也可能会跨越多个会计年度,有的涉及的案子计提了减值损失的,后续还可以做调整。”

针对上述前副总经理被判刑、业绩波动大、股价腰斩、未决诉讼额大幅提升等问题,记者先后在两周时间内多次致电致函山东信托相关部门进行采访,该公司一位内部人士先表示核实和回复需要一些时间,两天后又称公司正在实行信息披露静默期制度。

“山东信托给我们的感觉是,它还不是完全市场化的公司,对外联系一直不强。”前述信托业内人士说。该人士认为,山东信托原副总经理因受贿罪、职务侵占罪被判处无期徒刑,如果是单独刑事案件,对应的没有行政处罚就不会触及保险资金投资的限制,而只是信托公司内部人员结构会有相应调整,短期对业务会有影响,而按照司法程序和公司治理情况,公司高管2017年被查,到2019年相关影响应该已经消除。

业内人士分析称,和北方信托等公司类似,山东信托的市场化不足或与其股东背景有关。2018年财报显示,公司第一大股东是山东省鲁信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下称“鲁信集团”),持股47.12%。鲁信集团官网显示,公司是山东省重要的投融资主体和资产管理平台,2015年改建为国有资本投资公司。山东信托第二、第三大股东分别是中油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和相关中央结算(代理人)有限公司,分别持股18.75%、14.51%。其中,中油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是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直属以投资和资产管理为主要业务的全资子公司。

新京报记者 程维妙 陈鹏 编辑 王宇 校对 刘越